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我跟德国人学会了生存竞争

时间:2019-07-12 20:42: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跟德国人学会了生存竞争

这是一个中国留德博士的打工经历,读来令人心灵一阵阵震颤。面对德国人流动在血液中的那种生存竞争意识,打工博士获得了比打工报酬更具价值的“真经”,我们能从中获得一些什么样的启示呢?

未去德国留学之前,我想得挺美,那是一个高度工业化的国家,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学业完成之时,也可积累一笔可观的财富。不料,到了德国的科恩我才发现,那儿的失业率高得惊人,要打一份比较理想的工,真比登天还难。

个暑假,我出去打工,一大早就到大学生打工办事处去登记,谁知,一直等到上午10点才开门(本来人家的开门时间是早就定了的,只怪他没留心)。我想,真冤,白耽误了三四个钟头。可是,回头一看,身后已经排起了一条长龙,从那红黄黑白各种肤色上看,我就可以断定,前来报名打工的是一支“多国部队”。看到这副情景,我的内心稍稍得到了一种安慰,没白等,总算抢了个。

我在一大堆用人信息卡中翻来翻去,有的单位不错,但离学校太远,有的距离较近,可是跟作息时间又有冲突。挑来挑去,我拿不定主意,排在后面的人不耐烦了,大声嚷嚷,催我快点儿走开。,我选中了一家私营造纸企业。

第二天,我到造纸厂去上班,被分配到切料车间。盛夏炎天,空气中流动着灼人的热流,车间里的温度高达40℃,空气污浊不堪,令人窒息。在这样的环境里干活,每天一站就是8个小时,震耳欲聋的机器像绞肉机一样,绞动着身上的每一根神经。不是亲身经历,打死我也不敢相信,工业化的德国还有如此恶劣的生产环境。

头一天打工,我几次感到自己快要虚脱了,就要撑不住了,不得不跑到风扇跟前去吹吹凉风。但见德国佬一个个热得工装透湿,汗如雨下,也没有一个停下手中的活,更别说离开岗位去吹凉风了。我很佩服这些德国工人,真能吃苦,我生怕完不成自己的任务,也只好咬牙坚持操作,不料,机器突然出了毛病,玩不转了。

领班闻讯赶来,一脸紧张,好吓人。我胆怵地说:“领班先生,这可不是我误操作弄坏的,我是严格按照工艺流程一步一步来的啊!”领班说,“不是,这台机器老掉牙了,尽出毛病,不能怪你。”说着,领班像跟谁赌气似的,快节奏地开始整治机器。

我站在一旁插不上手,盯着领班在机器上忙活,心里直好笑,这人八成跟机器一样有病,机器出了毛病,又不是人为的,干么那么上劲去整。瞧他副紧张的样子,就像有人用枪逼着他似的,傻冒!领班又热又急,浑身像水洗的一样,忙得有条不紊。领班的技术真是过硬,整整23分钟,就把机器摆弄好了。他顾不上歇息一会,就忙朝我招手:“小伙子,快来快来,行了,抓紧干吧。”说着,又跑回到自己的岗位,忙得不亦乐乎。

离下班还有20分钟,阿龙的活还剩不少。正在这时,领班带着两个提前干完活的工人来帮他了。阿龙很不好意思,“你们帮我,让我怎么感谢你们呐?”没人同他搭话,只顾干活,阿龙总算在下班铃响之前完成了当班的任务。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有点儿刑满释放的感觉,快步冲出车间,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不知什么时候,领班已追到我的身边,语气平和地问,“小伙子,头一天上班,不大习惯吧?”我说还好。领班说,“我看得出来,你有点吃不消,是吧?不过,既然来打工,就得忍着点啊。”领班很有人情味,我没忘他的帮助,说了几句感激的话。领班爽朗地大笑起来,“大伙儿都在吃一锅饭,谁帮谁呀,干好了,都有饭吃,干得不好,一齐玩完。”我脑门一热,似乎悟出了点什么。

整个暑假,我在造纸厂打工的收获就是领班说的这句话:“都在吃一锅饭,干好了,都有饭吃,干得不好,一齐玩完。”

按说,德国政府还是很鼓励大学生搞勤工俭学的,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大学生在得到所在地劳动部门发放的“通行证”之后,就可以到任何一家愿意接收他们的企业里去挣钱。但是,想打工的人太多太多,而可供选择的职位又太少太少,别说是外国留学生,就是土生土长的大学生,也都想利用假期找一份能挣钱的工作。

第二个暑假,我在一家电视机厂干活,跟人一齐来打工的大学生有6个人,一个黑人,3个德国人,还有一个朝鲜人。这样以来,我们中间也便存在着一种竞争。相比之下,德国人干得出色,从上班到下班,没见他们歇过手,总是在不停地忙活。其中,年龄的哈森简直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活雷锋”,即便自己手里的活忙完了,也能找到活干,要不然,就拿一把扫帚在车间里东扫扫,西扫扫。其实,车间里每天都有人专门打扫,可以说是一尘不染。我不明白,这个哈森在那儿扫什么呢,我怎么就看不见要扫的东西呢。

哈森人也很厚道,我有意跟他接近,谈心时问他,“你在上班时间总是忙个不停,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你的习惯吗?”哈森说,“是,也不是。”接着,他很坦诚地告诉我,他们德国人在工厂干活,不怕有事做不完,就怕闲着没活干。一旦没事了,人人都感到紧张,所以,大家都习惯于没事找事干。如果站着发呆,被工头撞见,那怕你的活干完了,他也会认定你是一个偷懒的家伙。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从那以后,我在上班时间忙完自己的活以后,总是立即抄起扫帚打扫卫生,或者拿起抹布东抹抹,西抹抹。起初,我很为自己这种装模作样的表演感到好笑,但不久就找到了感觉:主动找事干总比找不到事干更能让人快乐。有几次,来车间找碴的工头看到我忙得欢天喜地,眼里自然流露出赞许的目光,有时,他还走过来亲切地拍拍我的肩膀说:“中国小伙子,勤快!”第二个月,我就被提升为领班,薪酬翻了一番。

作为一名打工仔,我完全彻底把自己的博士身份抛到九霄云外,在车间,我就是一名工人,而且是临时的,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辞退。一旦丢了工作,我就得重新加入到四处求职的打工人流之中,去接受一次次被拒之门外的痛苦。珍惜手中的工作并为自己的明天拼命工作,是德国人传染给我的危机感,也是我求生本能的生命意识的觉醒。

在我们这个车间,有一个快要退休的老头,他每时每刻都在担心自己的技术过不了关,会遭到公司的提前解雇。他每天在来上班的路上,都要为自己祈祷,求上帝保佑他别出事。我安慰他说:“你都快干一辈子了,完全没必要这么紧张。即便被辞退,回家养老就是了,何必自寻烦恼呢?”老头说,“你不知道,我的年龄是快退休了,但我的工龄比较短,退休后拿不到多少养老金,能多干一天,就能多得一天的报酬。所以,退休之前我得拼命挣钱。”

窥探到这位老工人的内心世界以后,我已没有了丁点儿伤感,在一个充满竞争的社会,不如此拼命又能怎样?

在完成学业的一个暑假,我被一家电器厂聘用,那是一家专门为西门子公司生产配套器材的传统企业。近年来,电子行业的竞争只有二个字:“惨烈”。

我到电器厂上班的第四天,就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奇事:5名高层决策者之一的副董事长给自己判了“死刑”――饮弹自毙了。这件事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敬业课”。

原来,这位自杀的副董事长先生是一位很受员工尊敬的领导,他爱厂如家,视企业的生存如自己的生命。他主管产品销售,近年来公司的经营收入每况愈下,他常常流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痛苦状,毕竟50多岁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就在他主持的一次会议上,他当着在场的所有员工引咎自责,声称无脸面对与他同甘共苦多年的兄弟们。谁也没想到,就在那天夜里,这位副董事长只用一颗子弹便悄悄地送自己上路了,永远离开了他为之奋斗大半生的公司,离开了与他相依为命的全体员工。

“怎么会这样呢?”我觉得副董事长的行为太不可思议了,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德国的现实,企业的生存对于所属员工来说都是至高无上的,一个员工必须无条件甚至以生命为代价维护自己企业的利益。以往,我只在影视作品中看见过老板跳楼,那是因为破产后走投无路,而这位董事长做得就更“超前”了。我由此了解了德国生存竞争的残酷,我的心灵为此受到极大震动。乍听起来,这种事难以置信,但细细想来,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生存竞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副董事长用自己的手来完成自我“淘汰”过程,虽然残酷了些,也算是一种识时务的选择吧。

去年,我顺利拿到博士学位,从德国归来,在上海浦东应聘一家美国公司的销售部经理一职。面试时,公司的副总经理问我,“你准备运用什么样的战略来改善本公司在中国的销售现状?”我从容地讲述了德国那位副董事长自杀的故事。说,“我不欣赏这位董事长先生的选择,但我崇敬他那种忠于并献身于自己企业的精神,我将把这种精神贯穿于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之中。”副总经理以赞赏的目光细细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微笑着点点头,“龙先生,我很荣幸地告诉你,你已经正式成为我们公司的一员了。”

梅州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什么食物适合白癜风患者
博州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长春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脚部减肥,脚部按摩,脚部护理 白露 苦瓜减肥 六一儿童节 金融危机 牙周病症状 潍坊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潍坊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滨州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滨州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徐州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徐州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连云港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扬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扬州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扬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扬州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宁波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衡阳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张家界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张家界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张家界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益阳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益阳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郴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男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哈尔滨有哪些眼科医院 丹东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福州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福州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厦门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辽源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柳州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陇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文昌妇科医院哪家好 文昌产科医院哪家好 万宁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历史文化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