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中国军队大清房

时间:2019-07-12 16:53:3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中国军队大清房

北京解放军某部离退休干部住房建设小区工地,被强制拆迁的钉子户看着自己的房屋被推倒。 (向北 图)

一名军官拿着北京某部队大院整治改造方案,期盼住上干部公寓楼终于有了眉目。 (向北 图)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的军队清房行动,大多雷声大、雨点小,鞭子高高举起,却轻轻落下。这一次的清退战能否走出运动式的轮回?

参加军队清房动员会议归来,某军队清房办工作人员张清印就在台历上划了三个红圈:6月30日前,组织自查自纠,把住房、用车情况向组织上说清楚、交明白账;8月31日前,全面完成清房工作;10月底,全军将组织综合检查验收。

2014年5月30日,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军委纪委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单位清房、清车、清人。

与以往历次腾房运动不同,这次要动真格的。近这两个月的讲话中,四总部的领导多次下达清房敦促令:凡是隐瞒实情、拒不整改的,将点名道姓向全军通报。对工作不力、进展缓慢的单位,将严肃追究相关领导。

从此,张清印就陷入了入夏以来的持续焦躁中:眼看着日子正逼近第二个红圈,却还有不少难啃的骨头。

难啃的骨头

清房之所以棘手,正是因为复杂的裙带关系,违规占房者要么是关系户,后台很硬不好碰;要么则蛮横无理,惹不起;也有部分经济和生活困难户,不忍心赶。

对钉子户多次劝说无效后,今年7月初,张清印决定对战友余某上手段。

他是我的战友,还是老乡,我心里很难受。一个月前,张清印次登门劝其退房,一番寒暄之后,硬是被余某的爱人推出家门。

2005年,余某以副团职干部身份自主择业,部队多次劝腾房,余某则以孩子就近上学为由,赖着不走。

这次要动真格的。步,收回余某车辆出入证,也不允许其孩子乘坐部队的通勤车上下学。紧接着,部队派出水电班,断电、断水、封门。为免出现法律纠纷,清房现场还有人员肩扛摄像机全程取证。

麻烦随即而来,在京工作的几个山西老乡纷纷打来,希望能放一马。说情者甚至包括张清印的姐姐,弟,你不能做得太过啊,以后还怎么回去面对乡里乡亲?

为了对抗清房,余某则准备了饼干、方便面和几大包蜡烛如此坚持一月有余。终,在居委会威胁将停发社保金,以及辖区派出所的介入下,余某才将房子腾退了出来。

清房之所以棘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复杂的关系,违规占房者要么是关系户,后台很硬,不好碰;要么则蛮横无理,惹不起;当然,也有部分经济和生活困难户,工作人员又不忍心赶。

以往部队清房的指导思想是,和谐与稳定压倒一切,倘若违规占房者置之不理,工作人员就无计可施,鲜有强制清房的行动。

这真是得罪人的苦差事。张清印说,当初,很多干部宁可选择下基层部队蹲点,也不愿去刚刚组建的清房办。对抗激烈之时,工作人员家门上的春联会被人喷墨水,或者门前被莫名其妙地扔上一袋黑色垃圾,甚至有钉子户干脆带着铺盖卷,横躺在工作人员的家门口。

驻守东南沿海一线部队的团长周韬次上门做说服工作,眼角就遭对方破相,用大墨镜遮了半个月。

周韬调查发现,该部出现的违规占房者大多是军二代,也就是离退休或转业干部的子女、亲属:该部队工程师黄某已去世多年,其宿舍却被女儿转租出去,难怪附近航空公司上班的空姐总是出现在家属院内。

很多部队老干部在其退休或逝世后,住房由其子女继承,或居住,或转租,甚至出售。二手房市场上或租房站上,不乏军产房代售、军产房代出租之类的广告。

清房办工作人员要求黄姓女子退房时,却被告知没有房子住,拒绝腾退部队宿舍。通过查证地方政府房管部门的档案,该女子原来在当地还有两套商品房。随后的强制清房过程中,怒不可遏的黄姓女子把周韬的脸抓破了。

清房干部苦不堪言,而不少违规占房者也满腹牢骚,认为自己才是受害者。

从潜艇部队,到雷达站,我把人生的二十年都留在了部队,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家住青岛某部队的老蔡因强烈抵制清房,而得绰号老赖。

老蔡的妻子向南方周末诉苦:1999年,老蔡转业不逢时,正赶上地方政府的房改,停止福利分房,青岛的房价却一天天高涨,自然买不起商品房,一家三口只能赖在六十多平方米的部队宿舍楼里,几乎年年都要忍受清房之苦。

今年6月底的一天,老蔡的妻子接到邻居:快回家看看吧,撬你家的门了。

匆匆赶回部队家属院,铁制防盗门已被撬开,家电家具等整齐地摆放在大院的操场上,大衣柜上还贴有一张纸条,写着老蔡的名字。

我走南闯北的时候,你在那里?党性?我干了一辈子的革命。你跟我讲党性?你敢不敢和我讲功劳?清房工作中不乏这样的对白。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张清印说,这些只是极端的个案,多数违规占房者终还是接受部队的清房决定。

凡是积极主动退房者,部队也会施以援手:免费派出人员、车辆协助搬家:大热天,战士们爬上爬下把空调、太阳能热水器等拆卸、安装好,再帮助老人调整好电视信号系统。对于经济特别困难的退房者,部队还会适当发放一笔安家费。

清房影响着战斗力?

这几乎是全军普遍的难题:部队宿舍被违规占用,而符合分房条件的官兵却难以申请到住房,只能自己买房或在外租房居住。

能否给两年时间腾退?

对不起,这是上面的规定,必须在8月底清退完成,望首长配合。

《解放军报》2014年5月18日的报道说,浙江省军区一名原副部长,现已转业到地方环保厅任职,却被发现除在省军区占有一套老式住宅外,原来任职的湖州部队也有一套住房。

相较于过去,这场清剿战,作战范围稍有扩大,不再局限于以往离退休和转业干部。

现役级别较高的干部,比如军以上干部,往往由于工作调动的原因,他们会有多套房产,超面积的情况也比较严重。原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陈先义介绍,例如一名高级军官从广州调到上海,迫于颜面,广州部队不敢收回其房产,这导致多地有房现象尤为严重。

2014年5月,四总部的通知对领导干部多地占房等违规现象,有着特别的关照:军职以上干部装修期超过一年半、师职以下干部装修期超过一年原住房仍未腾退者,必须坚决予以清退。

对于领导干部群体而言,以往护身的尚方宝剑,这次难以抵挡高悬头顶的反腐之剑主动说清楚、交明白账,辅以督导整改。正是因为事关军中前途,清房一声令下,绝大多数领导干部主动上报,退还违规占有的部队房产。

地处保定市中心黄金地段的100号院,是北京军区保定军分区有名的家属院。2006年,在老营区内部,部队以高标准修建了100号院。当时,在职机关领导干部和退休老干部,包括地方一些领导都各自分得一套房,剩余房子还以略低于市场的价格对外出售。

军分区司令员江永亮、政治部主任李大忠各自分得一套165平方米的房子后,他们又花钱购买了一套小户型。清房令下达后,二人住进军分区招待所,主动退掉军分区分配的大房子,以及自己花钱购买的小户型,各自还搭进去近10万元装修费。

不舒服归不舒服,违规的事情当领导的必须先带头改正!《解放军报》5月29日援引江永亮的话说。

清房之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春节过后,广州军区空军某基地营区的公示栏内,张贴着刚清理出的两套住房的分配情况,两名机关干部兴高采烈地领到了宿舍钥匙。

这几乎是全军普遍的难题:部队宿舍被违规占用,而符合分房条件的官兵却难以申请到住房,只能自己买房或在外租房居住。

近几个月,陆俊杰都会到西三环某部队大院的公示栏旁走上一圈,留心是否榜上有名。

1999年参军到北京,虽然调整为副营半年有余,已符合部队分房条件。但是,看到该部队后勤部门的待分房名单上,陆俊杰突然意识到,看来是没戏了。

这份待分房名单上,按照职务、军衔、军龄以及婚姻等实际指标排队打分,从高到底依次排列着几十号待分房人员名单,不乏有家有口的团级干部,也只能在外租房,而部队的家属楼却被很多陌生人居住着。

房子问题严重影响了部队的建设,影响了军心士气。张清印说,部队中不少年轻人主动选择转业。

陆俊杰也曾两次打报告申请转业。他毕业于武汉大学卫星遥感专业,属部队成功引入的地方大学生,当年,一度被《解放军报》等多家媒体以典型广为宣传,岂能允许典型离队?

繁华的北京西三环地带,对于陆俊杰来说,房子不仅是栖居之处:同女友已相处多年,女友家人要求要想结婚必须在京有房,为防止女儿偷偷结婚,准丈母娘硬是把户口本锁在家里的铁柜子里。陆俊杰来自农村、每月不足五千的工资,购买商品房并不现实。后来,准丈母娘做出妥协,部队有住房也可结婚。

房子已成为年轻军人扎根部队的一个重要部分。副团级女干部刘蓉对南方周末说。2012年冬天,从位于北京北部昌平区的某场站调到总部机关后,大院住房紧张,刘蓉一家只能居住在原单位分配的宿舍内。

每天上下班急行军。刘蓉描述说,清晨六点一刻,叫醒孩子起床,一起坐上开往大院的通勤车。八点前,把孩子送到大院内部的幼儿园,再匆匆骑上自行车赶往办公室下午五点半,再赶到幼儿园接孩子,坐上回场站的通勤车。其间,难免遇上北京晚高峰的大堵车,通畅的纪录是晚上八点回到家。

妈妈,我真的很累。一次,四岁的儿子坐在班车上说完这句话,就睡着了。刘蓉说,倘若年底再分不到住房,将考虑主动申请转业。

法院不宜受理?

多起部队清房纠纷中,人民法院几乎都坚持不宜受理的原则。

现实生活中,清房现场对抗激烈,被清房者并不甘心,他们往往先是向部队所在地的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到北京上访控诉遭遇强搬,亦或通过媒体和互联控诉清房。

当事双方都有意寻求法院帮助,部队清房也曾诉诸法律途径。

1991年1月31日,就解放军59122部队诉林学华等五人军产腾房案,人民法院对天津市高院的复函称,因军队离退休干部安置、腾迁、对换住房等而发生的纠纷,属于军队离退休干部转由地方安置管理工作中的遗留问题,由军队和地方政府通过行政手段解决为妥即此类纠纷人民法院不宜受理。

此后涉及多起部队清房纠纷中,人民法院几乎都坚持不宜受理的原则。

不过,其间也有地方法院介入部队清房的特殊案例。《中国国防报》2001年10月的一篇报道说,驻军某部迁至辽宁省朝阳市后,由于军产公寓住房情况比较复杂,致使腾迁工作一拖再拖。协商未果的情况下,部队一纸诉状将违规占房者告到法院。辽宁省朝阳市龙城区人民法院受理后,还专门组成涉军案件合议庭审理该案。

近的地方法院受理部队清房案则涉及兰州军区。2006年8月,《解放军报》对案情进行了较为详尽的报道:部分原机关干部和机关复转干部在地方单位已分配或购买住房,却长期占用部队的住房,这使得省军区机关符合分房条件的八十多名现职干部无房可住。无奈之下,清房小组对91家钉子户分三批提起诉讼,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判决,依法强制执行清退所占房产。

两起诉讼之后,地方法院受理部队清房案,就成为绝响。

解放军一名法律问题专家向南方周末介绍说,地方法院拒绝受理的理由是,争议的房产为军队房产,而依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房地产管理条例》,军产房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范围。

清房纠纷中主要涉及部队复转人员,一旦重返社会,该类人员已不具备军队主体特性。因此,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地方主体与军队主体间的纠纷须由地方法院审理,而不是军事法院审理军事法院只能审理军队主体之间的纠纷。

2014年5月30日,四总部的联合通知就规定,逾期拒不腾退的,按同地段商品房市场租金价格计收房租,由财务部门从本人工资中直接扣除;暂停各种服务保障,中止福利发放;对拒不腾退住房的遗孀和子女,向当事人所在单位通报情况,必要时采取行政或法律手段予以清退。

吃到嘴里的肉, 谁也不想吐出来

运动式清房治标不治本,根本症结在于军队住房的产权不明晰,公有的财产,人人都想占有。

现实却很紧急。

解放军规模庞大,每年几乎都会有几十亿的军费投向经济适用房、公寓房等营房升级改造工程。房子越建越多,符合分房条件的官兵却发现,分到房子的希望愈加渺茫。

清房已经搞了几十年,拖拖拉拉。在原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陈先义记忆里,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清房,大多是雷声大、雨点小,鞭子高高地举起,却轻轻地落下。

这轮清房,更像是一场有计划有力度的闪击战。

初觉得熬一熬就过去了,没想到这次动真格了。家住青岛某部队家属院的老蔡说,清房令落实到基层部队,你不退房,清房干部就是守在你家不走。

2013年10月初,被军内简称为两项普查工作的全军基本建设项目和房地产资源普查工作召开。紧接着,中央军委直接领衔清房,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全军两项普查工作会议上要求,要切实摸清底数。

据南方周末不完全统计,十八大以来,军队至少新成立5个专项工作小组。其中,2013年6月20日,全军基本建设项目和房地产资源普查工作领导小组颇为引人注目,组长为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

这轮清房战自2006年开始酝酿,当时计划是三步走:2009年之前,清房对象是大区和军职的高级干部;2011年,针对的是全军师职干部,这部分属于军队中层干部。2012年至今,清房以离退休干部和转业人员为主。

领导不清房,谁敢找他麻烦?如此上行下效,让普通干部、群众退房就难以服众。一名清房干部说。

出人意料的是,涉及前途,现役的师职军官执行为迅速;离退休干部和转业军官数量大,问题复杂,清房工作自始至终都是老大难;而大区和军职的干部位高权重,只能仰仗其高风亮节,自觉主动退房。

要发动群众建立举报中心,公开化,不能怕得罪人。陈先义认为,清房应该走公开透明的群众路线。

从王守业到谷俊山等军中硕鼠,都曾在基建营房部门长期任职,军产的处理缺乏足够的内外监督,军产运营也成为腐败滋生的高发领域。中央重拳反腐打老虎,客观上也推进了军队的清房工作。

部队清房向来不乏政策法令支撑,更不乏强力手腕。1990年,中央军委就颁发施行《中国人民解放军房地产管理条例》,军队房产管理正规化、法制化迈出步。2005年,对于军队空余房地产租赁管理又做了相关补充。南方周末初步统计,24年间,至少11部涉及军队房产的法规、政策出台。

侵占部队房产就像一个大毒瘤,每年的清房行动清理出来的房产,很快就被新的转业、离退休人群侵占的房产抵消掉。张清印说,运动式清房治标不治本,根本症结在于军队住房的产权不明晰,公有的财产,人人都想占有,而吃到嘴里的肉,谁也不想吐出来。

当前,部队正逐步推行经济适用房、房改房、两限房等住房优惠政策,满足一定条件后,居住者即可获得产权。

但我们知道,这是一场更难打的战役。陆俊杰说。

(应受访者要求,张清印、陆俊杰为化名)

重庆治男科专科哪家好
荆州有哪些二级医院
东营其他医院哪家好
邢台眼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脚部减肥,脚部按摩,脚部护理 白露 苦瓜减肥 六一儿童节 金融危机 牙周病症状 潍坊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潍坊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滨州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滨州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徐州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徐州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连云港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扬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扬州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扬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扬州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宁波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衡阳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张家界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张家界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张家界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益阳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益阳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郴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男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娄底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湘西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哈尔滨有哪些眼科医院 丹东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福州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福州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厦门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通化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柳州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陇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文昌妇科医院哪家好 文昌产科医院哪家好 万宁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历史文化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